央廣網北京1月2日消息(記者馮會玲)據中國之聲《全球華語廣播網》報道,國家衛生計生委近日公佈了與人保部、安監總局、全國總工會共同印發的《職業病分類和目錄》。修訂後的《職業病分類和目錄》新增了18種職業病。而人們發現,艾滋病也位列其中。不過,大家不要驚訝,規定也特別註明瞭,艾滋病被列入職業病,僅限於醫療衛生人員及人民警察。
  中國法學會理事鄭雪倩說,將醫療人員和警察感染艾滋病納入職業病範圍,既是為了確保艾滋病人得到及時有效的治療,防止艾滋病的傳播,同時也體現國家對醫療人員和警察的職業保護。
  鄭雪倩:因為艾滋病,大家知道除了性傳染以外,它主要是經過血液傳染,做手術,醫生就會在這上面有被感染的機會。我覺得還是為了更好的為艾滋病病人服務,也為了保證艾滋病人能夠得到及時的治療,消除一下醫護人員恐懼的心理。把警察也列為高危人群,實際上國家這種目的第一是保護醫生和警察,第二也是為了有效的防止艾滋病的傳播。
  如何能確定警察和醫療人員是在工作中感染艾滋病而不是別的途徑呢?鄭雪倩認為多項嚴格的記錄是確認的前提:
  鄭雪倩:醫生就診病人都是有登記的,國家只要是有艾滋病人感染的話(CBC)都有登記,它有一個預防和一個給予治療,它有實名的,它要通過一個鏈條,通過這種鏈條的證據還是比較容易查出來的。
  在國外,有統計表明,醫務人員因職業暴露感染艾滋病的幾率是萬分之三。而據武漢媒體報道,武漢大學中南醫院作為武漢市唯一的艾滋病職業暴露安全藥品儲備點,2013年共接待23起艾滋病職業暴露,其中護士超過半數,其次是外科醫生。
  有觀點認為,艾滋病納入職業病範疇體現了人文關懷。也有人關註的是,如何界定艾滋病感染者是因職業暴露感染而非其他呢。今天,我們就來瞭解一下國外的有關情況。
  先來看日本,《全球華語廣播網》日本觀察員黃學清說,日本有專門的《勞災保險法》,在工作中感染艾滋可以被納入勞災保險的範疇。不過,在日本,截至目前,因為職業暴露而引發的艾滋病毒感染事故並未發生過。
  黃學清:日本厚生勞動省的勞動基準法實施規則中有職業病項目名單,其中由於細菌、病菌等病原體引起的職業病中就包括因為為患者診斷、看護或研究等接觸病原體而感染的情況都將被視為職業病獲得賠償。在日本因為技術的改進,企業和政府的重視曾經占職業病首位的塵肺、中毒等患病率大幅度減少得到了有效的控制。據統計,日本有上百萬人患有憂郁症,而且明顯集中在企業當中,大多是進入企業十年左右的年富力強的員工,這也表明日本的憂郁症與工作壓力不斷增強有密切的關係。過勞死在日本也被認定為職業病的一種,為了判斷心理壓力造成的精神障礙是否由工作引起,還制定了31項衡量標準,認定標準中把發病前六個月的長持續持續疲勞也考慮在內。職業病在日本不僅可以申請工傷賠償,還可以根據日本民法典的規定要求雇主承擔損害賠償責任,通常比獲得的工傷賠償更多。
  再來看美國。美國各個州對艾滋病職業暴露的立法並不相同,但至少有12個州的法律規定,勞動者職業感染艾滋病病毒,屬於職業損傷賠償範圍。對此,在美國工作的華人趙凱為我們作了介紹。
  趙凱:最為關鍵的是怎麼來認定能不能獲得相應的福利和賠償,對這個問題,為了獲得賠償勞動者就應該提供職業暴露和艾滋病病毒感染之間的一個因果關係,所以勞動者和傳染源之間的艾滋病感染狀態的記錄的文件是非常重要的,應該提供傷害發生的時候,勞動者的艾滋病感染狀態為陰性,而傳染源為陽性的這樣一個記錄。但是如果沒有傳染源的艾滋病病毒狀態的證明的話,那就必須要有其他的證據來證明就是為了獲得傳染源的艾滋病所謂的狀態,用人單位已經採取了所有可能的措施,但是遭到了傳染源的拒絕。所以從這種也可以看出來,對於一些特殊的行業來講,用人單位和勞動者應該是確保一直進行職業暴露的記錄的,特別是醫護人員還有執法和勞教人員。
  另外,在感染風險的預防方面,針對醫護人員、執法與勞教工作人員,美國的一些州也立法進行了保護。
  趙凱:比如在密蘇里州法律就規定,職業醫師和護士在治療曾經因為工作關係而明顯的暴露於傳染源液體或者企業人員的時候,可以要求衛生當局提供治療對象的HIV的感染狀態。再比如說在猶他州,法律允許急救醫學的服務人員尋求法庭的命令來要求病人進行任何的血緣性疾病的檢測。而針對執法和勞教人員這一塊,像康涅狄格州他的法律就規定,向公眾安全或者是急救醫學人員投擲液體包括尿液、血液、糞便、唾液等等這些行為都屬於重罪。而德拉威爾州的法律還規定,凡是襲擊執法人員的犯人都必須強制進行艾滋病病毒檢測。
  最後我們來看看澳大利亞。《全球華語廣播網》澳大利亞觀察員胡方說,澳大利亞各州都有一個叫做Work Cover的部門,如果勞動者因職業感染疾病可以到這裡申訴,但是否屬於職業病要個案分析,不會一概而論。
  胡方:澳大利亞對受雇佣者因為工作而導致的工傷或者是因為職業而導致的疾病的治療、賠償、康復以及恢復到工作崗位是非常上心的,每一個州都設立了全權負責這方面相關事宜的部門叫做Work Cover,被雇佣者例如像是醫生或者警察等等各行各業的人們都可以向Work Cover進行申訴,但是是否被判定為是職業病或者是工傷,這個Work Cover是進行一個個案處理,而不是會有一個統一的劃分標準。所以像是艾滋病,由於一些醫生或者是警察經常性的有可能會接觸到艾滋病人群而導致染上這種疾病是否屬於職業病、是否屬於工傷,這個必須要由這個患者的醫生的診斷報告來決定。
  也正是由於並沒有一個非常明確的標準,所以澳大利亞的相關賠償往往千奇百怪。
  胡方:比如說,澳大利亞在今年剛剛審結的一宗案例就是和工傷職業病有關的,當時一名澳大利亞的女公務員在六年前出差住旅館的時候,因為與一名男子纏綿的時候過於激情,拽下了牆壁下一盞燈具,導致了她的鼻子、嘴巴和一顆牙齒受傷了,這名女子也遭受到了驚嚇。這名女子認為因為她是在出差期間導致的受傷,因此她有理由獲得這樣的工傷醫療賠償和精神損失。之後幾番周折,在今年澳大利亞最高法院終審裁定,這名女公務員在6年前出差的這一次意外傷害,用工單位無須賠償。澳大利亞前就業部長埃里克·阿貝茨說,法院的終審裁決是常識的勝利,維護了工作場所安全這一概念。否則一旦原告獲勝的話,會把工傷這個概念變得相當的輕浮。  (原標題:《職業病分類和目錄》新增18種職業病 艾滋病位列其中)
創作者介紹

ep16epfnf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