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長沙9月27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張一一從沒有離開過聚光燈。這位“80後作家”曾告過中國足協,公開向李湘求婚,被質疑賄賂諾貝爾文學獎評委,撰寫代表作《炒作學》等。
  今天夏天,他走進了闊別15年的高考考場,被網友稱為最牛考生,被一些媒體稱為“報複高考”。而張一一說,他,是為了圓夢。
  張一一:那時候,我高考時太緊張了,把高考看得太重了,好幾個晚上都睡不著覺。發揮失常了。到現在我還總夢見高考,高考這麼多年,都是我的遺憾,所以我這麼大年紀了,還去參加高考。
  但是,張一一的高考成績卻讓人跌破眼鏡,語文73、數學47、外語27分、文綜147,總分294分,與其考前制定的520分目標相去甚遠。其中,他的作文僅得了29分。
  張一一:很多網友都說我的作文,還有一些作家說,應該得滿分了。但是結果出來後,才得了29分。高考評判標準有問題嘛。為什麼一個作家才得29分了。我覺得高考應該更加公平,更加透明,命題的環節就應該揭秘。
  2014年高考湖南作文題為:有一個很窮的地方,很多人幹了兩年都走了,但是有一個人留在那裡擔任村支書,幹了八年,帶大家把村子變成了“最美鄉村”。在接受“最美鄉村”榮譽時,村支書說:“心在哪裡,風景就在哪裡。”請以此寫一篇議論文或者記敘文,題目不限。
  張一一以《“最美鄉鎮幹部”八年未提拔為哪般?》為題,寫了一篇800多字的議論文,用他自己的話說,是為“最美鄉鎮幹部”不但得不到提撥和重用、反而“發配”到更偏僻的地方感到惋惜。
  張一一:我覺得高考作文是開放的。不要是一個標準。鼓勵個人去發揮,能夠自圓自說,言之成句,就是一篇好作文。而不是有固定標準。
  隨後,張一一提起行政訴求,將湖南省教育考試院告上了法庭,要求公開語文和文綜命題程序以及閱卷者名單、高考作文評分標準等。張一一認為,公開命題和評分標準是為了教育公平,有些名校老師參與過命題,所以他們的學生能夠把握方向,這對小城市、農村的孩子不公平。
  張一一:他們能夠知道這個題目是怎麼弄得。小縣城的老師就不知道。教育資源這不公平嘛。名校就能夠得高分,小城市的、農村的小孩子就不知道命題是怎麼樣的,閱卷是怎麼樣的。很不公平嘛。
  這起行政訴訟案近日在長沙市岳麓區法院開庭審理,法庭沒有當庭宣判。張一一的代理律師李志員表示,考試院曾給過答覆,所有涉及評分標準、程序、人員等都屬於國家秘密,不容許公開。李志員則認為,考試過後,應該公開了。
  李志員:因為有很多考生反映,有些題目答案是模凌兩可的,甚至參考答案本身不能說服所有的考生,考生認為這個答案是不正確的,考試院又不告訴具體的理由。所以,這不利於高考作為指揮棒發揮它應有的作用。
  對此,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這件事情之所以引起關註,是因為大家在高考中關註分數,應試是一種標準評價,但是部分人對高考評價有意見。但是,公開閱卷者名單、評分標準等,可能威脅考試安全,閱卷者的安全等。而我們實際上需要的是,提高閱卷的質量,保證考試的權威,考試評價的客觀公正。
  熊丙奇:第一考試安全。評分標準,老師客觀,第三,打破應試教育的導向,不是標準化的模式,不是主題鮮明的模式,這個首先要提高閱卷老師的質量,改變應試教育的虛偽,才能解決這個問題。現在公開考試卷,公開評分過程,這是不可能解決的,也是不可能做到的。我們要知道怎麼推進考試評價質量的提高,在國外無非是兩個方面,第一方面,整個考試評價體系的改革。不是試卷分數作為單一評價,而是考試分數,還有總體的學業成績。大學也有不同評價標準。第二,考試評價機構的社會話,靠市場競爭來爭取地位。現在我們的問題是,認為高考評價質量不高,但只此一家,沒有選擇。  (原標題:湖南作家高考作文得29分 起訴考試院要求公開閱卷者)
創作者介紹

ep16epfnf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